当前位置:柯城新闻网 > 历史文化 >

如何评价澶渊之盟?它到底是屈辱的还是成功的

时间:2021-02-18  来源:  作者:柯城新闻  点击量:  字体: 【

你们知道《澶渊之盟》,接下来趣历史小编为您讲解。

1004年,宋辽两军相持于澶渊城下,次年宋辽双方签订《澶渊之盟》,议和退兵。澶渊之盟,对宋辽两朝产生了深远影响,有人说澶渊之盟维持了两国一百多年的和平,是成功的;也有人认为宋朝占据优势反而签订城下之盟,是屈辱的,那么对于饱受争议的《澶渊之盟》改如何评价?

先说结论,确实很屈辱,也确实很成功。

公元997年,宋太宗赵光义驾崩,赵恒即位为帝,史称宋真宗。抛开澶渊之盟不说,宋真宗还是有些作为的,即位之初便稳定了国内政治局势,同时大力发展生产力,引进泰国高产水稻,耕地面积较宋太宗时期提高将近一倍,在外部矛盾上,党项人在于宋军长期对峙中无法取得优势而开始求和,西北边疆趋于稳定,因此在宋真宗即位的最初几年,社会稳定,商业繁荣,被称为“咸平之治”。

但是北边的辽国,看到宋朝这只羊慢慢便肥了,决定南下打一波秋风,于是在景德元年(1004年)辽国萧太后亲率20万大军南下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的辽军改变了以往袭扰的策略,绕过河北大名府等重镇,长驱直入,打算干一票大的,问鼎中原也说不定。

为什么辽军敢孤军深入直捣黄龙,就不怕孤立无援被包了饺子?这还有从宋太宗两次北伐说起。

(一)太宗北伐

武将出身的宋太祖张匡胤凭借一手盘龙棍,先后平灭后蜀、南汉、张楚、南唐等五代十国割据势力,但在北方,契丹人罩着的北汉一直拿不下。宋太宗赵光义即位后,于太平兴国四年(979年)御驾亲征,不仅灭了北汉,更是击败了驰援北汉的辽军。

image.png

完成了哥哥都没能完成的统一大业,赵光义很膨胀啊,认为契丹人不过如此。于是,在灭亡北汉后,携宋军余威,赵光义发动了对辽国的战争,意图收复燕云十六州,然而一路势如破竹的宋军在燕京遭遇大败,宋真宗自己更是中箭受伤,坐驴车仓皇而逃。

为报一箭之仇,宋太宗又在雍熙三年(986年)发动第二次北伐,史称雍熙北伐,派遣潘美、杨业、田重、曹彬、崔彦进五位大将分东中西三路大军,齐头并进,誓要收复河山。然而因为第一次御驾亲征差点丧命,宋太宗这回坐在开封城的皇宫里干起了遥控指挥,地图布阵(在皇宫里画阵图,遥控指挥前线军事主官)的荒唐事,导致宋军大败。

雍熙北伐

宋太宗这两次北伐失败,基本葬送了太祖留下的军事遗产,原先占据主动的宋军被迫进入全面防守,因此萧太后才敢在这个时候帅军孤军深入。

(二)澶渊之盟

战事最初的一段时间,一切似乎都向着萧太后预想的一样,辽军一路攻到澶渊城下,开封城近在咫尺,不日可下。但这个时候,宋朝这边出了一个叫寇准的狠人。寇准力排众议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说服宋真宗御驾亲征。

image.png

澶渊之战

亲赴前线的宋真宗一下子鼓舞了澶渊宋军的士气,同时辽军主将萧挞凛在巡视的时候,太过轻敌以至于被宋军用床子弩射死,导致辽军士气大跌。这一来一回,战事就僵持下来了,于此同时,因为辽军走的是长驱直入的战略,河北地区保留着大量的宋军有生力量,其中以定州军实力最强,号称有10万余众。

按理说有定州军在,宋军前后包夹岂有不胜之理?但实际上,与辽军常年打交道的定州军主将王超深知辽军骑兵的厉害,在辽军南下之初,原本承担阻击任务的定州军,却龟缩在城内,任凭宋真宗如何下诏,就是按兵不动。

没有定州军援救的澶渊守军不敢出城迎战,反观辽军这边,他们并不知道宋真宗无法指挥定州军,以为自己身陷包夹之势,因此也不敢贸然出击。于是,宋辽两军内心都慌得一批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都认为自己是劣势的双方,最终开始和停战谈判。在谈判之初,宋辽双方狮子大开口,为自己壮势,宋朝要燕云十六州,辽国不仅不还燕云还追要后周时期丢掉的关南十县。虽然明面上剑拔弩张,可实际上双方内心都很虚,最终宋辽确定了如下的澶渊之盟。

主要内容有:宋辽互为兄弟之国,宋为兄,尊辽国萧太后为叔母;双方停战,以白沟河为界,互相撤兵;宋每年向辽提供银十万,绢二十万的岁币;开放边关互市贸易。

澶渊之盟雷声大,雨点小,最后以岁币绢三十金帛为代价,签订了澶渊之盟。这总计三十万的岁币,对于日渐富裕的大宋,实际上并不太多,宋仁宗期间,仅军费中开支的钱(不包含绢、粮、草)就高达三千多万贯,因此对于宋真宗来说,这次澶渊之盟是一次大胜利。

澶渊之盟的签订,使宋辽之间维持了100多年的和平,因此宋真宗认为这是大功一件,甚至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举行封禅大典。为了避免耿直的大臣谏言反对,宋真宗还私下给大臣送钱送礼,消除反对的声音。景德五年(1008年)宋真宗如愿以偿的举行了泰山封禅,并改年号为“大中祥符”,在大中祥符年间,各种祥瑞、天书现世,封建迷信活动此起彼伏,粉饰宋真宗一朝虚假的繁荣。

image.png

从宋真宗的反应来看,澶渊之盟对宋朝是很成功的,但不可否认,作为城下之盟也确实屈辱。

首先,澶渊之盟是在对宋军有利的情况下签订的城下之盟,既没有拿回燕云一州一县,也没有削弱限制辽国军事力量,并没有改变宋辽之间军事上的弱强关系,直接导致庆历增币(增币二十万金帛)的产生。

再有,澶渊之盟虽然维持了宋辽两国一百多年的和平,但战事渐熄也导致真宗、仁宗、英宗三朝“忘战去兵”,禁军河北军和京师军“武备皆废”,唯一可用的反倒是长期与西夏交战的陕西军。此外,宋辽停战带来的和平并没有解决三冗(冗官、冗兵、冗费)中冗兵的问题,战斗力弱成渣却不断膨胀的兵丁,成为压垮宋朝财政的一块巨石。

为解决三冗问题,宋仁宗任用范仲淹主持变法,史称庆历新政

最后,澶渊之盟的签订也代表着宋朝统治者主动放弃燕云之地,宋真宗开了这个头还以此为荣,导致后世几朝也都不思进取,使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疆域最小的中原“统一”王朝,而南宋更是只能偏安一隅。

综上,澶渊之盟对于宋真宗一朝或许是成功的,但对于后世确实屈辱。


 
最近更新

友情链接: